感慨——对千乘骑的一些个人感受。

看了N遍妖市剧情线,发现在皇叔身边众多护他爱他的人当中,最后居然是戏份最少,争议很大的千乘骑令我最为动容,感觉最为纯粹深刻的一个。
千乘骑这人从出场到退场可以说都是围绕着龙戬一人为中心,还一开始就因此做了让观众掉好感的事情,所做之事不能说是对,毕竟菠萝也是无辜的,但却是看的透彻果断的。宫廷官场比之江湖阴险黑暗有过而无不及,他知道龙戬跟菠萝过分亲近最后会被有心人利用这点,菠萝的身份对龙戬来说是个极大的隐患,甚至是催命符,这对龙戬不利甚至还会因此丧命的可能,最后龙戬被陷害判献行沉海也很好的证明了这点。

本来我只是以为千乘骑跟龙戬也是一般剧情里的那种关系比较好的朋友而已,但是看完全部的剧情我发现,我想的太轻了。

从国相跟狼取去对千乘骑过去不多的描述当中;在千玉屑眼中,千乘骑是个忠贞爱国,忠心耿耿的人。在狼取去眼中,千乘骑却是个贪图荣华富贵进朝为官,背叛整个狼族精神的叛徒,那他到底是个贪图富贵的叛徒还是个忠于国家的臣子而已。

因龙戬收养孪生子之事最终被曝光,而被奸臣大做文章所陷害。千乘骑为了护龙戬,没有丝毫犹豫的对上皇军,与皇帝公然对抗。这事他本可置身事外,龙戬也这样劝他离开,他却没有这样做,持剑护在好友龙戬身前,阻止一切靠近伤害龙戬的人。
在曾经做了一系列的事情后,发现还是无法阻止好友身险命危之时,千乘骑选择了要么一起活,要么陪龙戬一起死,在这一刻看来他首先是龙戬的好友,其次才是臣子,为了护龙戬毅然对上皇家大军,只为了给好友杀出一条生路,显然所谓的权力富贵,对国之忠心都没龙戬来的重要。会入朝为官猜测很有可能是遇上了龙戬,甚至都是为了龙戬。
到了命终一刻,最在意的还是因为菠萝跟哑伯之事令龙戬心中对他存有的心结与疏离。
对于龙戬跟千乘骑的相处,跟菠萝的有点暧昧不明不同,他们俩就是那种可以交心共饮的知己,情很真又很直接。
想起龙戬对千玉屑回忆起千乘骑的一段话:“说起来,你与千乘骑的个性还有几分相似,对于认定之事,不管如何,也要坚持到底,即便最后是苦了自己。”其实皇叔你自己何尝不也是这样。
或许,千乘骑就像龙戬说的那样,至此至终,认定龙戬这个毕生知交,也把他放在了第一位,即便被怨被恶名加身,即便要共赴黄泉,他第一时间首要还是帮龙戬排除一切威胁,护着龙戬,除了他的安危其他一切都不重要,很纯粹又很坚定,令我动容不已。

特别喜欢千乘骑叫龙戬“蚁裳”,跟菠萝软软又依赖的叫龙戬“师父~”葡萄恭敬乖巧叫“亚父”,龙漪威严的叫“顾命”,或者其他称号不同。千乘骑叫“蚁裳”的时候总让我有种温柔亲近的感觉。

“一口酒,交你这个朋友,肯否。”——青丝酒。

真是要命了,在B站补剧,居然萌了息戬,求婚现场,情侣装,互救,双帝王什么的萌得一脸血,菠萝你不在,皇叔墙头多得都可以组团了。😂😂😂

【原创中篇】妖市黄亮亮(一)

不行了,这篇黄亮亮看了几遍实在太温馨太可爱了,求更新。(:3_ヽ)_

月下谪仙不开口:

#龙戬x天譩(友情向)极冷骚操作慎入
#人物重度ooc可能引发不适
#吐槽叨逼叨画风,无车,清水,瞎几把操作的冷cp

  黄皮说入了冬日子就不好过了,亮片你多穿点衣服。我说好,谢谢,你仿佛在逗我。
  黄皮不叫黄皮,他叫龙戬。亮片是我,原名当然不叫亮片,大名叫月漪,现在被大家称为天譩。
  黄皮和亮片这俩名字由头很简单,因为他的衣服总是黄拉拉的,而我的玉神衣又能闪瞎一堆人的眼,所以就这么当外号取了。黄皮说以此自勉吧,咱俩以前都是背离人民的人,总高高在上不太好。
  我觉得有道理。
  黄皮和我是怎么认识的,你们也都知道。我当年在自己的地盘上和一个叫魔息珥图的小子有了过节,这小子出逃后附身在了黄皮身上,还和黄皮的侄子有了点瓜葛。我当时恨毒了魔息,为了弄死他在全国范围内发自爆,结果是黄皮叔侄的朋友给我救了场,顺带救了我的命。后来我和魔息和解又帮他打了几架,到最后魔息为了削一个叫君临黑帝的孙子挂点了,不过挂的当天把人黄皮还了回来。当时我在管黄皮的老家妖市,他一回来我们就搭上话了。
  黄皮这人挺有意思。说他聪明结果干啥都有一种傻白甜的既视感,然而就这样他人缘还迷一样的好。他侄子也是他徒弟,赮毕钵罗恨不得把他吹到天外天,亲侄子也就算了,还有一个和他没啥关系的姑娘,赦天琴箕,也一个劲玩命吹他,比亲闺女还上心。魔息本来是奔着强占他污染他的目的去的,结果装逼不成反被那什么,后期简直变了一个人,果然是被黄皮灵魂教化的典范。
  不过黄皮这人的确挺好处的,蛮贴心也蛮好脾气。批折子的时候多古怪的问题都能耐心看下去,最重要的是他教妖市小学堂,无论小孩子闹得多欢他都是笑呵呵的。管他心里有没有妈卖批但是脸上还是挺开心的,我甚至怀疑他是不是想要孙子想疯了。这么一想幸亏赮毕钵罗以前是佛门中人,不好谈恋爱生娃娃,要真有了一个两个不得被他这个二太爷宠成小霸王。
  我和黄皮的相处其实挺迷。黄皮一天里一半时间在学校教书,下午才回来看折子。我一天一半时间是跟琴箕弹弹琴养养生,上午才看折子。后来我大成以后练琴时间少了,就每天去办公,然后经常能看见衣服上涂满各种颜料的龙戬笑呵呵地过来干活。
  我说黄皮我求你,别老去幼儿园了,你好歹去看看妖市九轮的青少年,这样起码你的衣服上只会有墨水,不会有颜料果酱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他说亮片我乐意,好歹你也抽空跟我去一趟,你不知道那小不点儿多招人疼。
  我说你可算了吧大皇帝,我结婚那么多年了都过着丁克日子,现在也得丁下去,知道为啥不?
  他说不知道。
  我说我有小孩儿恐惧症。
  他禁声,默默擦掉袖子上的蛋糕酱。我顿了顿,还是打了盆热水帮他擦掉衣服上的东西。擦的时候我戳到了他的腰,他边躲边笑说痒痒,我赶紧把毛巾递给他让他自己来,说你还能知道痒痒那真好,我现在连冷都不知道了。
  千不该万不该,我俩不该在闲扯皮的时候不控制嗓门。等我俩听见脚步声然后闭嘴的时候已经晚了,赮毕钵罗和赦天琴箕已经站在了门口。
  赮看看黄皮看看我,“打扰了。”
  黄皮:“没事。”
  我:“你俩咋来了?”
  琴箕:“煮了点饺子,给你俩送顿加餐。”
  黄皮:“谢谢。”
  赮:“抱歉,你们继续。”
  然后和赦天琴箕关门走人。
  我看了看自己手里的毛巾和依旧握在黄皮腰上的手,有点懵。黄皮拍拍我说,没事亮片,赮这孩子贼踏实,不会整那有的没的。
  结果第二天一群人来我俩办公室送吃的,阿尔法更绝,直接在下班的时候堵着我问。“天譩,玉神衣到底能不能脱下来。”
  我说废话当然不能。
  他出了口气,说那就好,要有事也是他龙戬吃亏。
  啊???

好奇一搜,发现赮戬的都是肉文,不科学啊……
震惊!我感觉这师徒的同人应该都是那种温情到不得了,生怕对方受一点伤害的甜文……怎么看到的都是菠萝虐皇叔的肉文,简直不可思议……😂😂😂

上一页
下一页